当前位置: 主页 > 项目案例 >

项目案例 http://www.oocLwebmaiL.com

有惊无险。又干了一个多小时

时间:2017-04-01 16:55
 
忆海浪花(四)井下一日
 
    2015年4月1日11时12分 在辽宁省沈阳市康平县(矿震)(北纬42.8度,东经123.0度)发生3.3级地
 
震,震源深度0公里。
    那天,我没有看到新闻,是一个朋友打电话告诉我的,我心中诧异,我们地处平原地区,怎么近期
 
发生了两次地震,虽然震级不大,也令人不寒而栗,我赶紧查了百度,确有其事,是爆破引起的矿震。
 
什么叫矿震呢? 矿震是矿山诱发地震的简称,在矿区常称为煤爆、岩爆或冲击地压。矿震是煤岩体破
 
裂过程辐射的弹性波,由于矿震震源浅、频度高,较小级别就能给地面造成较大的破坏。矿震的强度和频
 
度随着开采深度和掘进的增加而严重。
      我们县地下富含煤炭资源,虽然地界不大,却有三台子、小康、大平、大强四个煤矿。其中三台
 
子煤矿建矿最早,已经有60几年历史了。这个煤矿在七八年就发生一起瓦斯爆炸,造成二十二人死亡的
 
重大矿难。另外,矿区多年开采,回填不好,造成采区地面塌陷,公路两旁已经出现了两个很深的塌陷
 
坑,变成了人工湖,矿区只得包赔农民损失。至于井下爆破还能引发地震,以前没有听说过,但是井下
 
爆破的场景,我还真是亲眼看过。
    一九七五年,铁岭地区要举办全市工业企业文艺汇演,我们县工业局抽调全工业系统文艺骨干,成
 
立一个文宣队。因为那个时候煤矿效益比较好,地方大,能解决这三四十号人一个多月的食宿问题。宣
 
传队是临时凑的,节目也是现编的,局长指定我作编剧,其实我什么都不懂,硬拿鸭子上架。时间紧,
 
任务重,为了赶排节目,大家都很辛苦,为了集体荣誉,大家夜以继日的排练着。
   为了鼓舞和激励队友的斗志,局长决定,再忙也要到井下去体验一下矿工的生产过程。于是,我们
 
怀着好奇心,穿上矿里给准备的工作服,戴上矿灯,由师父带路,向深达几百米的井下挺进。那个时候
 
矿工要顺着25度斜坡的巷道步行下井,要走800多米远,才能到掘进的工作面。开始,我们大家还有说
 
有笑,走着走着,就听见“哎呦”“哎呦”惊呼声,不知道谁又滑倒了,因为坑道里水淋淋的,忒滑,
 
矿灯戴在头上,脚下时不时滑倒。好不容易跌跌撞撞下到工作面那里,路更难走了,碰到窄的地方,必
 
须往里爬,滚了满身水,井下温度很低,冻得我们瑟瑟发抖。师父告诉我们把工作面上的煤矸石往溜子
 
上装,我们工作那个地方很窄,抬不起头来,我们只能弯很低的腰干活,累了,干脆跪着往溜子上撮,
 
我们每个人都是大汗淋漓,井下粉尘特别大,弄得大家脸上只有眼珠和牙齿是白的,用手一抹汗水,大
 
花脸特别逗,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笑得前仰后合,真是少年不知愁滋味。忽然,师父领我们隐蔽在一
 
个巷子里,让我们在那里躲炮不许动,都把嘴张开,以免震坏耳膜。
 
这回我们连大气都不敢喘了,心里像揣个小兔一样,狂跳不止。“轰 "的一声闷雷,巷道里充满了刺鼻
 
的炸药味和浓烟。经过排风,我们看到巷道里堆满了大块大块闪亮的乌金般的煤块,我们迅速的把煤装
 
到溜子上,运到地面上。
    师父让我们歇歇,我们顺势坐在工作面上,因为大家真的 好累,我们正说着话,就听见“哗"的一
 
声响,只见手风琴手小徐靠着的井壁,塌下很大一堆煤,幸亏他躲得快,只受了点轻伤。师父说:这是
 
被炮震酥了的煤石,行话叫“片帮”,如果块大,很容易造成人员伤亡,更危险的是。头顶上“冒顶”
 
就坏了,非死即伤,谢天谢地,有惊无险。又干了一个多小时,师父带领我们下班升井了,下井时,我
 
们没有觉得太费力,往上爬,可真是不容易,黑咕隆咚的巷道,爬几步就气喘吁吁,浑身是汗,鞋很大
 
,不跟脚,那个狼狈相就甭提了。大家问师父,还有多远啊?师父说:别着急,快了。没有办法,爬吧
 
,忽然,师父说:你们看到前面那个铜钱大的亮光吗?那就是井口,大家仿佛看到了天堂一样,好像浑
 
身充了电似的,拼命往上爬,简直就是手脚并用。铜钱渐渐变成了脸盆,月亮,桌面,艾玛呀,终于来
 
到了井口,哈!真有重返阳间的感觉,一切都是那么美好。大家欢呼着,跳跃着。
 
   在总结会上,大家一致表示,我们不管干什么,不管多么辛苦,跟井下工人比一比,都算不了什么
 
,他们吃的是阳间饭,干的是阴间活,那么辛苦,那么危险,我们一定以矿工兄弟为榜样,做好自己的
 
工作。
 
 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文宣队在没有剧本,没有导演,靠群策群力,什么独唱、 二重唱、歌舞、表演
 
唱、快板、各种形式,一应俱全,像模像样的排练出了整台文艺节目,较好地完成了演出任务。
   时至今日,事情已经过去了四十多年,可是,当年在矿井下的所作所为,仍历历在目,真是井下呆
 
一日,胜读十年书,毫不夸张地说,它将影响我的一生。 
 
 
上一篇:管谁叫姑奶呀?后来我才知道 下一篇:三对父母的眼光紧紧围绕